糯米团子名字不能用

看到文野要出手游的时候我炸啦!!!动作RPG,活着真是很美好的事。已经看到自己的钱包要变扁了(◍˃̶ᗜ˂̶◍)✩ @沐浴露  @hollow

有没有很微妙啊😂感觉分分钟钟双黑啊。尤其宰那个  @沐浴露  @想(被)变(鞭)得(挞)自信的可乐
把链接放在评论里了,可以试试😏

Animage上的投票,看到了中也在榜上。果然他超可爱的说,庆祝chuya上榜!😍😍😍😍 @沐浴露  @想躲在太中床下的可乐 不过可惜宰没有上榜

监控

人物有OOC,多多包涵

仗助总是觉得有人在监视他。对,那种视线很强烈。

“仗助君,怎么了吗?”康一看向一旁左顾右盼的仗助

“不,没什么。”仗助皱眉头,他不想让他的朋友担心

“康一,你和億太说一下我今天不去打小钢球了。”拿起书包离开

“欸?!不等億太君了吗?”回答他的是关门声“嗯……今天仗助君很怪。”

 

还是有那股视线感,仗助啧了一声。离开学校的他在街上游荡,他是要找出那个视线的人,可无论在哪里,那个视线藏的非常好

“可恶啊!”烦躁的挠头,一抹绿色出现在自己眼前

“哟!露伴啊。”大概是视线给予的压力太大,连自己最不想见的人都愿意打招呼

露伴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瞥了仗助一眼,又继续画画

“别人打招呼,你也不用摆着这种臭脸吧。”仗助没好气的坐在露伴旁边

“哈?!东方仗助,对于你年长的人应该敬称,首先是你不礼貌!”一如既往的口中带火

“这不公平,你也只比我大四岁。”

“但我是成年人。一个进入社会的成年人。”

对话总是短暂,无法一直持续

“……”两人都沉默了,仗助感觉到一直盯着他的视线不见了

两个人就坐在椅子上,一个人画画,一个人在那望天。让仗助一瞬间想要一直这样,两人都没有吵架,安静的坐着。

但和平有时是短暂的,露伴突然起身

“画完了?”

“不,只是不想和你呆在一起而已。”没有回头

“等等,露伴。”叫住露伴,仗助起身

“那个我……”刚想和露伴谈谈的时候,就被一个人打断了

“那个仗助君……”他们学校的校花:宫本优子出现在自己面前“我有些话想对你说。”

露伴带有嘲讽的微笑“呵~我不打扰高中生的告白。”直径离开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喂!露伴……”想叫露伴等一下他,他想和露伴好好谈谈,就像今天刚刚那样可以安静的坐一起

但无论如何,那人就像把自己当瘟疫似的躲远

“仗助君,我……那个……”优子递出情书

仗助有一瞬间的呆愣住“呵~我就不打扰高中生的告白。”那种嘲讽的微笑刺伤了仗助

“抱歉,宫本同学。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。”没有以往的迂回“我还有些事情,再见。”冲向露伴离开的方向

当然,仗助同学并没有找到露伴老师。等他冷静下来以后,他明白如果自己去露伴老师家的话,他会遭受【天堂之门】的攻击

“可恶啊!”像泄了气的皮球“我到底为什么那么在意那家伙?”梳理好自己引以为豪的头发

“不,大概只是由于不想让露伴那家伙误会而已,被那家伙嘲讽很让人不爽。仅仅是这样!”坚定不移的说。

 

然而是这样的吗(笑)

 

晚上9点 岸边露伴的别墅

“哟,来了吗?”露伴打开门,望向外面的人“进来吧。”

外面的人进来后,露伴关上门

“【天堂之门】!”书页出现在人脸上

“嗯哼…居然果断拒绝了,按平常不应该是温柔拒绝吗?”翻看书页。

那个人是宫本优子,露伴从宫本优子脸上撕下一张纸

“啧啧,看样子是被察觉了。要换另一个人了。”把写在上面的字擦掉,改写成:忘记这些事,然后回家。宫本优子起来离开露伴家。

露伴拿起那张纸细细品读“下一个选谁呢?”走向工作室“那就……他们班的老师好了。反正还有很多人。” 

把纸夹在一个夹子里,夹子鼓鼓的

“啊啊。多亏那臭小鬼,我都忘记要买新的夹子。”拿起夹子看

 

“东方仗助。”

这是第一次我写仗露,大概是在暑假的时候萌上的。
老师的'最讨厌'很萌的说o(≧v≦)o
看了一下30题开了脑洞(其实是个小短片)
今天也是第四部开播日,大家庆祝一下

情人节(晚来不知多久的番外)

离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,
厨房响起了各种声音“真是的,为什么情人节一定要做巧克力啊?”游马抱怨,“游马,比起这个。你的巧克力快要融化成水了。”游马哇的一声,拿起那锅子不住的叹气“没关系的,游马。再来一次好了。”游矢安慰道“说起来,我还没问另一个我的口味。”游戏有些懊悔“欸?!我也没问游斗,我想……游斗应该是吃苦的吧。” 将黑巧克力倒入模具中“哈啊~只要放在冰箱等六小时就好了。”游矢擦擦头上的汗水“游矢就完成了?!那来帮我一下吧。”游马有些慌乱“十代君,怎么还没来?”游戏担心“不会被他们发现了吧?”“不可能,菲妮安不是对他们进行了催眠吗?不可能醒来。”游矢想起上午求了很久的过程,不由的感到累。因为菲妮安无数次确认厨房不会出问题的情况下才同意的“我去看看。”游戏将模具拿出来放在一旁“游矢,可以帮忙看一下吗?”游矢点头。厨房里只剩下游马和游矢两个人了“我也不知道Astral喜欢的口味……那就这个好了。”“欸!我以为游马会和我们选一样的说。”游矢惊奇“怎么可能,我觉得要送给他不一样的吧……怎么说……也是我第一次做这东西。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“那我也加一点东西吧。”把一些东西放入还没有成型的巧克力当中“真是的,居然和鬼计他们在谈话。”游戏走进来“十代桑,这会让我们担心的。”游矢松了一口气“是吗?抱歉,抱歉啦。”“十代,比起道歉,还是赶快做巧克力吧。”游戏帮十代拿出工具“游戏桑,你的已经好了。”游矢把火关了,“多谢了,游矢。”游戏拿出一个模具将巧克力慢慢倒入。过了许久,“啊!我也制作完了。”游马擦汗“真是一点都不一飞冲天。”就只剩下十代了“游矢和游马先回去吧,十代由我来好了。”“好的。那我们先去休息了,十代桑,游戏桑。”拉着游马离开。游马问游矢“说起来,游斗不会发现里面有巧克力什么的吗?”“不会,因为菲妮安知道我们要做巧克力,告诉游斗明天早饭不用做了。而且,允许晚点起床。”游马感到了世界满满的善意“这真是个好消息!”欢快的心情围绕着这两个人
第二天早晨, 四人快速跑向厨房“大家都来这么早?” “我不放心游斗的生物钟。”“早来的话,可以准备很多。”“我怕霸王早上起来问我要巧克力。”(不,不。啾呆君,霸王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情人节)各自解释。分别拿出自己制作的巧克力。“十代哥,你在巧克力里放了什么?一股香味。”游马用鼻子嗅了嗅“啊?!因为我……”“游马,这个东西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。”游戏打断“欸?”“是她禁止让你知道的。”一瞬间就不说话了[真是抱歉,让她背黑锅了]游戏在心里道歉
早餐时间, 其他四人也到齐了“AIBO,你到哪里去了!早上一起来没有看见你,担心死我了!”暗问游戏“啊哈哈……那个啊……”霸王疑惑的眼神盯着十代,不过十代的反射弧总是那么长,Astral和游斗没有问自己的伴侣,这让游矢感到庆幸和一点遗憾“那个……这个早饭……是你做的?” 游斗一脸不敢相信“游斗,你想多了。我没有那种技能。我只是拜托一个家伙来帮你们做饭。”菲妮安挑挑眉“那为什么之前不请?” “之前他不在这里了,只是刚好现在停留在这里几天。我也只拜托他做一餐。”拿起茶壶倒茶“吃完饭后,该干嘛干嘛吧。 今天随你们疯,不过不要来打扰我。”喝完茶,拿着茶壶离开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她转性了?”暗疑惑“哈哈……”游戏干笑,其他人耸耸肩。饭后不同组合都离开了,游矢留下来和游斗整理碗筷“游斗……不问我去哪了吗?”游矢问出心中的疑惑“游矢也个人生活,如果有什么事瞒着我,也是游矢的决定。我和Astral是这么想的。”将碗筷放入洗碗池中清洗“好像……不知不觉跟游斗一起做事情形成了习惯了。”游矢把那些碗筷冲干净放好“过了两年了吧。”游矢点头“今天她不管我们,那去哪里呢?”将手上的水擦干净“……那个,游斗,等一下。”游斗转身,看见游矢头低下来“一直很想和你说声谢谢……还有……情人节快乐。”将巧克力拿出来递给游斗“……难怪啊。”游斗从惊讶中反映过来,他没有忽略掉连耳朵都红了的游矢“我可以拆开来吃吗?”游矢点头,游斗拿出一块刻着笑脸图案的放进嘴里咀嚼“很不错哟,游矢。巧克力里放了果仁。你的心意我接受到了哟。”游矢紧张的心顿时安稳了下来“你也是,情人节快乐,游矢。”

霸王带着十代渐渐远离房子。“十代,说吧。早上的时候去哪里了?”霸王金色的瞳孔盯着十代“你说早上啊?有事去了。”没有正面回答“十代,说真话。”“只是和游戏桑干一些事情去了。”十代对于霸王的穷追不舍的追问有些鸭梨山大“……”霸王将视线转移,没有再看十代了。但十代知道霸王生气了,对,特别的生气。“啊啊!真是的,霸王你就不能好好配合剧本吗?”拿出巧克力“本来想晚点给你的说,喏。”巧克力塞给十代“就为了制作巧克力?”“那还能干什么?今天不是情人节吗?”霸王一开始疑惑然后明白,霸王撕开包装,将一块放进嘴里“十代。”十代挠头没有看向霸王“不好吃没办法,我是第一次做巧克力。”霸王将十代的脸对向自己,吻上去“唔嗯……哈啊!”霸王放开十代“咳咳……”“十代,你在巧克力里放酒了。”十代脸潮红的“不是吧,我以为那是什么香料呢。怪不得游戏桑一直确认我要不要放。”口里是浓香的酒味“十代,我很开心。”霸王的嘴角微微勾起“……”酒精的作用下,十代并不能清楚的看见霸王的笑容,视线是模糊的“我也是。”但他可以感受到霸王的开心,就像 以前还是一个身体的时候一样“我觉得我们还是回房好了,现在的你,还是哪里都不要去比较好。”是的,十代已经醉了

图书室里,
传来了翻书声“Astral……为什么会要来图书室啊?”游马不满地问道,谁愿意在情人节里,自己的伴侣关注的是书啊“不是游马让我来选择去哪的吗?”Astral翻着让游马瞌睡的书籍“Astral还没有看完吗?”游马环视了周围的书籍“当然,这里是历代人偶搜集的书。至少还有很久才可以看完。”时间慢慢流逝,游马睡在了那垛书中“游马?”Astral叫了一声,回应的是他的呼噜声“睡着了吗?”Astral起身,拿起放在台子上的毯子,这是他向菲妮安提议的,因为怕游马在这里睡着感冒而准备的。将毯子盖在游马身上“嗯?”看到从游马口袋中露出的袋子“这是什么?”拿出来看,精致的包装“唔……巧克力,Astral……”游马翻了个身“是送给别人的吗?”准备将巧克力放回去“送给你的……”平稳的呼吸“现在想起来了,今天是情人节啊。”打开袋子“白巧克力吗?谢谢你了,游马。”亲吻了一下的额头

跑到外面去玩的暗表组合,表示很开心。去游乐园玩了一天,顺便中午饭在那里吃了,当然是在暗忘记了找游戏问情况的前提下“AIBO,为什么这么多情侣来这里?”对于一对又一对来这里表示好奇“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啊。情人节的时候,情侣会出来约会,还会送巧克力。”游戏解释“巧克力?”暗对于这一个又一个他不认得的东西表示头疼“啊!对了,这是送给另一个我的巧克力。”拿出心形的巧克力递给暗“是黑色的。”咬了一口“嗯,是苦的,不过还是可以的。”游戏松了一口气“一开始担心好不好吃呢……毕竟,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。”“难道AIBO以前没有做过送给别人吗?”游戏摇头“没有,做巧克力太麻烦了。而且要是送给别人的话会特别麻烦。”暗吃着“那我以后做巧克力给AIBO吃好了。”游戏诧异“因为我和AIBO是情侣。”游戏瞬间脸红“嗯?不对吗?情人节不是情侣送巧克力吗?”暗顿时慌乱“没有,只是……有些小开心罢了。”游戏拉着暗的手“另一个我,去玩吧。”
伊甸园西边,
“哈?巧克力?!”游吾不懂游里的意思了“不会做,我只收过巧克力。”雨果,你在把自己引向禁区“貘良君都送巧克力泡芙给巴库拉了,你的呢?”游里那双兽瞳盯着游吾“唔……你这混蛋。我知道了,等着。”游吾拿着D轮的钥匙离开了“啊啊……你们都在送巧克力吗?”马力克靠着墙“你不用向马利克要吗?”马力克舔了舔嘴唇“比起那高脂肪的东西,我觉得床上的那个'巧克力'更能激起我的食欲。”听到马力克这么说,让游里的笑意加深了“说的也是。”不出一会儿,游吾就回来了“喏,你要的巧克力。”扔给游里“我可以后不给你弄这东西了。”拿起水就往自己嘴里灌“我就不和你再交谈了游里。”马力克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两人“哦?”“我也该去看看我的'巧克力'了。”游吾不明所以马力克的话“什么意思?”转头问游里“或许马力克的提议不错……”看到游里的笑脸游吾惊出一身冷汗“巧克力也只是配菜,主菜还要上来。”游吾表示他不想再过什么情人节了(不会是,还有七夕节等着你,游吾)
END

最后小剧场:
作者:请问一下菲妮安小姐,你对于经常看见秀恩爱有什么想法?
菲妮安:今天还算好吧,平常秀的更厉害。习惯就好。拍了拍作者的肩
作者:欸?!╭(°A°`)╮

晚来了很久的情人节番外,由于学校开学的问题,所以晚了很久
甘蕉,暗貘良,暗马利克组,虽然写少了不过还是完成了
关于主文会慢慢更的(>^ω^<)
谢谢一些人给予的建议